黃馨瑩的BLOG

關於部落格
  • 147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青少年家庭幸福大調查

走過牯嶺街,我們的孩子更快樂了嗎? 撰文/中時電子報總編輯郭至楨 資料來源:http://forums.chinatimes.com/report/people/950616/07.htm ......根據中時電子報與卡內基訓練機構、日月文化,共同針對台灣地區國高中青少年所做的「青少年對家庭幸福滿意指數」問卷調查顯示......由於明星學校升學主義餘毒仍在,再加上不夠健全的教改政策,以及家長的過度期望與要求,這種種的問題已經成為,現在年輕人最為嚴重且無法逃避的精神壓力。 在此次的青少年幸福調查中,對於「壓力的來源」,有高達53%的青少年認為,要滿足升學考試的學業成績表現,是最大的壓力來源。另外有14%的受訪者認為,與父母親互動關係已形成一種壓力源,而這其中更有部分的因素是因為,學業成績與升學的問題所造成。 同時,在另一個延續的問題中,對於「是否曾經因為壓力過大,而有想要輕生的念頭?」,則有19%的青少年回答,曾經因為學業的關係,而有輕生的念頭。因此,如何在面對升學競爭與落實正常化教育政策之間,找出一個能夠平衡發展的教育規則,讓我們的青少年真正的得以朝向最有力的多元化發展,而不是讓教改只是流於另一種升學的弊端,應該是家長與教育單位都應該積極面對的問題。 自信與責任 建立正確成長曲線 由於現代家庭經濟的大幅成長,以及越來越少子化社會結構的轉變,的確讓我們的孩子得以享受到最佳的生活品質與成長的呵護,但相對因應而生的,卻是另一種結構化問題的產生,「自信心不足、缺乏獨立性、抗壓力減低、競爭力衰退」等等現象,似乎正依附在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的身上。 藝人余天的兒子余祥詮於節目中遭受毒舌批評,因無法承受而產生精神崩潰現象,便是一最好的案例。影視娛樂圈豈是單純之地,每天在此闖蕩的新人多如過江之鯽,每人都想要闖出一片天,其中淘汰與競爭何其激烈,若只想依附於父母的庇蔭,恐怕勢必得遭到無情淘汰的現實命運。 根據天下Cheers雜誌曾經針對亞洲六國年輕人所做的「競爭力調查」結果顯示,中國與南韓的學生,耐力最強,為了達到目標,不論在物質與精神上都能吃苦。 新加坡與日本的學生,則是不斷的提醒自己要走出舒適圈、離開熟悉的環境,到外地與世界探索。而台灣的學生,相較之下則顯得較為習慣「輕鬆過生活」,對公眾事務的關心,以及國際事物的瞭解,常常只能維持一下子的熱度,而成了另類的快閃族。 但是,當世界舞台逐漸平整,科技與商業不斷的帶來新的刺激與挑戰之際,在面對未來的競爭環境,早已提前擴大至全球共同市場之際,對於我們的青少年朋友,如何培養充分的「自信心與責任感」,才是能夠讓自己在面對未來,不分國界、人種,共同競逐世界大舞台,最有利基礎條件。 正如「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電影中的一句經典對白:「這個世界不會為你而改變什麼的,我就像這個世界一樣,是不會為你而改變的!」 的確,世界總是不斷的在轉變,但是並不會因為誰而變,唯有讓自己不斷的跟上這個世界的脈動,才能不致遭受淘汰。對於我們最珍愛的孩子們,父母所能夠給予他們的,除了無限的親情與關愛之外,更應該教育他們,學習包容、建立自信、承擔責任,這才是能夠讓他們一生享用不盡的人生財富。
課業與金錢壓力 左右包夾青少年 採訪、撰文/黃哲斌 資料來源:http://forums.chinatimes.com/report/people/950616/03.htm 這是一名典型高中生的典型生活:小潔(化名)上午六點起床、通車一小時到校、每天面對四到五堂課的考試,下課後再花一小時搭車去補習、最後再花二十分鐘車程回家,抵家時通常夜裡十點,生活裡剩下的填充元素是電視,網路與音樂。整體而言,考試與課業是他們的重心,也是主要壓力來源。 雖然,「大學聯考」名義上已經廢除,但仍以另一種形貌主宰著他們的生活,而且有如水銀瀉地,滲透到他們的青春期的每一日。 小潔國中時是一名優等生,老是與班上另一位同學競爭第一名,小潔說,當時過得很辛苦,每天上學前,總是忐忑著自己書還沒唸完,擔心成績揭曉的一刻,自己輸給另一位同學,於是她日日夜夜苦讀,國二就長出滿頭白髮,被家人暱稱作「少年白」。 「那時真的很痛苦,每天都生活在壓力裡,當時的確想過要自殺,才能解脫這一切。」小潔總算克服了,她考上一所公立高中,雖不是前三志願,但班上人才濟濟,小潔怎樣都擠不進前十名,她反而解脫了: 「我開始思考,並非永遠都考第一名,以後才有前途希望,何況許多知名人士以前唸書都不突出,所以我不再把成績當成生命追求的第一目標。」小潔說。 她減少自己讀書的時間與壓力,每天補習過後,頂多再溫習一小時功課,她開始跟家人聊天、看電視,聽她喜愛的重金屬音樂,「國中時聽聯合公園或瑪麗蓮曼森,只覺得很吵;現在卻覺得他們能夠釋放我心裡面的壓力。」對小潔而言,音樂的重要性超過一切,甚至於老師或同學。 話雖如此,小潔還是必須每週補習四天,英文、數學、物理、化學各一天,經常補習到十點半,才能返抵家中;問她為何選擇第二類組理工科系,而非法商科系的第四類組,她給了一個似乎超齡的答案: 「台灣未來的發展,還是半導體等電腦科技產業比較有前途。」才十六歲的小潔,清楚地以「就業」為選擇科系的主要考量。 至少她決定,不再讓課業吞噬她的生活或心情。 另一位高中生小宏也有類似心境,目睹他姐姐為了考上國立大學而拚死拚活,他決定降低標準,「能考上大學最好,要不然唸技術學院也不錯。」他的目標是銀行金融相關科系,部分原因是他早逝的父親是銀行襄理,他希望能走同樣的路。 今年高中畢業、面臨指考壓力的他,每天只唸半小時到一小時的書,其餘時間都花線上上遊戲及看電視,補習則只補數學,每週三天,原因是「英文都已經放棄了,還去搶救(那些科目)作什麼?」 問及他們對於課業上的最大不滿,他們都認為是「一綱多本」,「讀了老半天,考的卻是另一本(教科書)的內容,那還唸什麼?」對於教改,他們都有一肚子怨氣牢騷。 但是,功課壓力顯然不是全部,若以一到五作為評量指標,對小潔而言,父母造成的壓力指數是「三」、課業的壓力指數是「四」,還有更高的嗎?小潔沉吟了兩秒鐘,認為經濟壓力才是滿分「五」。 身為長女,下有三名弟妹的小潔說:「我每學期的補習費大約兩萬多元,常常不知道要怎麼向爸媽開口。」因此,她連三千八百元的畢業旅行,都選擇不參加,平時同學邀約逛街看電影,她幾乎也一概拒絕。 每個月只有三千元零用錢,但每天交通費就要五、六十元,還要吃早餐的小潔說,她不想增加父母的負擔;但她坦承學校位於重劃區,校內不乏家境富裕的同學,彼此間常會「比來比去」,球鞋、MP3及書包是比較貧富差距的重點指標,手機也是。 看著同齡同學間爭奇鬥豔,她坦承自己「朋友不多」,但她也每次拒絕同學的邀約,總是安慰自:「反正她們這一群就只是愛玩。」至於是否會被同儕排擠?小潔語帶保留說:「可能吧,但我也不知道她們怎麼想。」 樂觀的小潔認為,只要上了大學,一切壓力將迎刃而解;但她的父母不知道,對她而言,父母只是「物質提供者」與「痛苦來源」,因為她必須經常伸手向爸媽要錢,這讓她一直有深切的罪惡感,而母親對她學業上的期望,又經常讓她痛苦萬分。 她只希望,自己考上大學後,能有一份穩定的打工收入,不再依賴家裡的經濟資助,然後能夠參加自己最喜愛的熱音社,或許談一場戀愛… 作為這世代的青少年,他們面臨的是不少於父執輩的功課壓力;教改並未減輕他們肩頭的書包重量,也未提早他們上床就寢的時間,他們必須降低標準、退出最劇烈的第一線競爭,才能夠稍獲喘息,但代價往往是只能考上私立大學或技術學院。 另一方面,與父執輩相比,他們生活在一個物質相對豐饒的年代,除了功課,他們甚至得與同學比拚手機品牌、球鞋新舊、電腦或網路的功能世代,還有暑期遊學,還有不斷更新中的X-box…他們處於一種「後現代的前現代競爭氛圍」,成績評等與零用錢數字,經常主宰他們在同儕間的地位聲望。 還有感情、友情、與家人的磨擦,除非,他們與小潔一樣,自願退出這場競爭,否則,壓力如影隨形,無所不在。
有些孩子高一的時候乖乖的,很認份的在課業上努力不懈,但或許是天資、讀書方法或時間規劃不如人,所以成績老是平平或差強人意,到了高二,開始可以感覺到他不再那麼的嚴謹的面對課業,到了高二下學期,開始出現作業缺交、髮型變得花俏等情況。就像小潔一樣,這些學生會將課業的挫折或成就動機的消退給「合理化」了─因為再努力也不見得看得到收穫,乾脆放棄努力,把放棄課業「合理化」,以免要面對挫敗感與無力感。這樣的現象,該怎麼挽回? 或許「合理化」讓孩子的壓力有了出口,但是,如果缺乏適當的引導或生活目標的轉移,孩子難道不會盲目與迷失嗎?

用心伴他走過青春年少 中時電子報龔招健/台北報導 資料來源:http://forums.chinatimes.com/report/people/950616/04.htm 在一堂生涯規劃課中,台北市立南湖高中主任輔導教師龔靖淳在班上播映董氏基金會拍攝的憂鬱症關懷影片「十七歲的冬天-下一次微笑」,片中的父親角色轉折之大,讓學生們看了驚呼連連、笑聲不斷,因為一個原本認為「小孩哪會有什麼心事?」的傳統嚴父,到後來竟願意為罹患憂鬱症的孩子請教醫師、寫信跟孩子溝通,還跟孩子拍大頭貼、一起跳HIP-HOP街舞。 傾聽孩子的心聲 龔靖淳表示,部分學生看完影片羨幕地說:「好好喔!我跟我爸媽講話,他們都不聽我說,嫌我煩或者只問我成績怎麼樣?」,然而學校老師也常接到家長反映說:「孩子上了高中都好忙,回到家就上網MSN,越來越不知道他心裡想些什麼?」,親子間長期溝通不良,有時孩子想要說,父母沒時間聽,或覺得孩子聊的內容無關緊要,有些父母很想跟孩子說話,卻往往不得其門而入。 避免具殺傷力的溝通方式 台北市立仁愛國中輔導老師李珮瑄表示,親子互動溝通並無標準答案,但家長要避免具殺傷力的溝通方式,例如「少一分打一下」、「你應該要用功一點,才能像哥哥一樣考上建中」、「你數學成績這麼差,為什麼不去補習呢?」因為孩子在壓迫控制下,極可能產生抗拒心理,甚至對父母產生敵意,建議父母換個方式以「我…」開頭來表達,例如「我看到你的成績一直退步,真的很擔心」、「我很失望,因為我原本以為….」。 「親子關係是世界上最緊密的連結,但也是一門需要耐心、用心來學習瞭解的必修課。 從輔導實務工作中瞭解到,孩子其實很想得到父母的認同與肯定,但往往在從小到大的相處中,親子逐漸失去溝通的動力,尤其上了高中,孩子的視野更廣、行動力更強、對同儕友誼的需求更多,親子間就更疏離了,但這並不表示孩子不想與父母溝通。」龔靖淳強調,要打破親子溝通的罩門,家長對孩子的態度至為關鍵。 有不少家長基於「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心理,習慣用批評、責備、嘲笑、羞辱來對待孩子的缺失和過錯,本意是希望孩子學到教訓、不再犯同樣錯誤,但李珮瑄指出,通常孩子解讀到的卻是父母不公平、不疼愛他、自己不夠好,進而造成愧疚感或悔恨等,這些負面訊息往往在不知不覺中對孩子造成嚴重的心理傷害。 「父母明明是愛孩子的呀!為何孩子感受不到背後的關愛卻被滿滿的恐懼嚇得不知所措呢?」李珮瑄表示,這就是一般傳統家庭常遇到的親子困境,一般家長常有一個想法「我這樣做是為你好!」,所以容易忽略孩子真正的需求與感受,「當孩子感受不到你的用心時,父母給的再多、做的再多、要求再多又有什麼用呢?就像一個人想回家卻走錯方向,他走再久都永遠回不了家啊!」 看見孩子的優點 龔靖淳指出,青少年處在高度競爭的環境下,其實很在乎父母的評價,若家長帶著很多操心、焦慮,會讓孩子覺得自己是不被接受、不被喜歡的,過度比較或完美主義,反而讓孩子不能接納自我。 建議給予孩子多些讚美與肯定,不只是課業成績,包括品格、生活習慣或待人處事上有好的表現,就適時加以肯定,讓孩子覺得自己是有價值的,是被愛著的,這樣孩子也較樂於跟父母相處;當孩子心中的愛槽注滿了的時候,他會把愛流露出去,也會接收到愛的回應,若遇到挫折,也會以正向的角度去思考,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用心陪孩子一起成長 「青少年往往要面對許多挫折與挑戰,可是他們也怕父母擔心或否定他們,因此不管孩子遇到甚麼挫折,或如何的糟糕,家長一定要以開放接納的心陪孩子一起度過,不要輕易翻舊帳,讓孩子發現原來可以自在的向父母訴苦,而且父母是可信賴的,這樣孩子碰到難題時就樂意向父母求助。」龔靖淳表示,如果孩子遇到問題不再向父母開口求助時,麻煩可就大了。 隨著電腦網路普及,MSN等網路即時通訊方式已經成為時下青少年溝通的重要工具,龔靖淳建議家長儘量學會使用,甚至可以直接向孩子請教,讓孩子感受到父母的用心。 此外,高中時期的孩子對未來生涯的探索與目標設定,很需要父母支援和參與討論,充實自我、做好相關準備的父母可以讓親子之間的溝通更加多元、豐富,幫孩子依照自己的志向和專長規劃未來,孩子對成長的惶恐不安自然減少。
「現代少年維特的煩惱」 誰人瞭? 中時電子報陳美君/台北報導 資料來源:http://forums.chinatimes.com/report/people/950616/05.htm 「成績未必代表一切」、「請多給我一些空間」、「很抱歉沒辦法達到你們的期望、但我還是愛你們。」這是青少年想對父母說的話,也是大部分「慘綠少年」心底真正的想法。 即使外界總是給予E世代好逸無勞的負面評價,但在這群外表看來光鮮亮麗、喜好享樂的青少年心底,其實隱藏著許多壓力,這些壓力甚至可能讓他們喪失活下去的動力與希望。 兩成青少年 因學業壓力產生自殺念頭 根據中時電子報與卡內基訓練機構、日月文化共同針對台灣地區國、高中青少年所做的「青少年對家庭幸福滿意指數」調查顯示,超過五成的青少年認為最大的壓力來源是學業,其中有近兩成的青少年曾因課業壓力動過自殺的念頭。這樣結果令人憂心,更讓人質疑台灣教改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目前台灣教改採用多元入學方案,其立意是在減輕過去聯考「一試定江山」的壓力,但調查結果卻發現,青年學子並沒有因為升學管道多元、升學機會增加而變得輕鬆快樂,壓力不減反增。 台北市社會局局長薛承泰舉了兩個簡單卻意義深遠的比喻:「聯考就像射箭比賽,靠的是單打獨鬥,射中靶心就勝出,雖然簡單卻殘忍;而多元入學像賽車比賽,除了賽車手重要,背後的團隊更為關鍵,且其他對手會互相形成威脅。」 薛承泰分析,多元入學的優點是學生可以有較多的選擇,課程設計較以往活潑,智育不再是唯一量度標準,但缺點是制度設計的太過複雜,使得學子的父母必須參與其中、增加對孩子學業的關注,才能夠幫助孩子贏在起跑點上。「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父母越是投入關注、對孩子學業的期望就更升溫,青少年壓力也就因此倍增。薛承泰說:「孩子的壓力絕大部分是來自於父母的高度期待。」 與父母「隔而不離」 與同儕「離而不分」 調查中發現,六成五的青少年一天與父母進行溝通交流的時間在半小時以下,如果遇到問題,六成四青少年會將心事與壓力抒發給同儕和朋友而並非父母,薛承泰對這樣的現象下了有趣的註解:「青少年與父母是『隔而不離』,對電視、電腦全神貫注;青少年對同儕朋友是『離而不分』,手機、Msn常相左右。」薛承泰解釋,目前台灣少子化,大部分的青少年都有獨立房間,雖然是和父母住在一個屋簷下,但下課之後就窩在自己的房間裡,這是「隔而不離」;他們在自己的房間裡不是上網、看電視就是聽音樂,很多時候還是靠著即時通訊和手機與同學朋友間保持聯繫,這是和同儕「離而不分」的表現。 另外,青少年雖然在打發時間和消費行為上表現十分自主,不喜歡父母過度干預,而尋求同儕、甚至是虛擬的同儕(網友)進行時間或是金錢上的消費,但在金錢與生活起居上卻仍十分依賴父母,若是沒有父母親的照顧,多半青少年仍無法自理,這也是青少年與父母親在互動上最難拿捏的部分:「我希望你關心我,但不要你干涉我太多。」 攜子自殺增多 政府應關注 近來社會上出現許多父母攜子自殺的案例,這類案例並非青少年自己失去生存的希望,反而是被活不下去的父母下手了斷、剝奪了生存的權利。薛承泰分析,此類案例的增加,顯示社會已經產生問題,原因可能是連年的經濟不景氣,加上民生物價的持續飆升、薪水卻不增反減,許多人因此累積了卡債,以債養債的惡性循環下,導致許多債台高築、無法解套的人對未來失去希望,又不想債留子孫,只好選擇與孩子一同走上絕路。這樣的悲劇層出不窮,主要還是社會整體的經濟不景氣有關。 薛承泰認為,社會整體經濟產生問題是政府的責任。要構成幸福的家庭,最基本的條件便是經濟的穩定和生活的安全感,但目前政府在救「窮」上制度較為完備,對救「急」部分仍力有未逮,當然這也是「急」的定義較難釐清之故。薛承泰表示,要建立有安全感、經濟穩定的社會,還是必須仰賴政府提出有效振興經濟的政策,唯有改善整體經濟環境,才能讓我們的下一代擁有最基本的幸福條件,讓青少年在面對課業壓力時,不需擔心家庭的經濟能力,沒有後顧之憂,方能全力以赴。
親子同心 打造幸福之家不是夢 中時電子報龔招健/台北報導 資料來源:http://forums.chinatimes.com/report/people/950616/06.htm" 青少年的家庭幸福滿意度,跟親子互動溝通品質息息相關,其中包括父母的管教方式,資深臨床心理師魯中興表示,如果青少年在家中長期得不到他們最需要的傾聽與心理支援,會越來越沒有家的歸屬感,使得親子關係日益疏離,形成惡性循環,但危機就是轉機,只要家長、子女願意共同面對問題,必要時借助專業諮商等外援,打造幸福之家不是夢。 改善親子溝通互動 魯中興強調,親子關係的良窳是青少年家庭幸福的要素,然而現今社會親子關係疏離、親子溝通品質不佳等問題越來越嚴重,主要是因為大環境快速變遷,潛在的問題引爆點越來越多,但許多家長仍沿襲傳統的管教方式及角色扮演,未及時做適當調整。 身為兩個孩子的父親,魯中興特別提醒為人父者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要做好角色扮演。他說,近年針對北市國中生所做的一項調查顯示,父親在家最常與孩子一起從事的活動竟是「看電視」,實際花在與孩子聊天的時間非常少,甚至一天平均只有十幾分鐘,相處、溝通的品質亟待提升,「父親傳統上負責家庭生計的角色,在廿一世紀的今天已經更為多元化,現代父親必須更重視平日與孩子的溝通,提供模範、協助與支援,以協助子女安度青少年的風暴期」。 親情扶持是孩子成長動力 出掌市政府所屬台北市社區心理衛生中心期間,魯中興曾經針對台北市四所國中一年級學生進行問卷調查研究,發現青少年最渴望有一個「很瞭解我問題」的父親;而且當困難、挫折等問題來得時候,能給予一個擁抱或一句安慰的父親,比「給我很多錢」、「陪我打電動」或「給我自由不管我」的父親,還要受青少年歡迎。 他強調,青少年情緒較易浮動起伏,也比較自我,相當在乎父母、老師對他們的態度或評價,當他們碰到問題或難關時,父母的一個擁抱,或一句貼心的安慰話,都是很重要的親情支柱,「表達方式因人而異,只要能讓孩子感覺到父母瞭解他的問題所在、願意跟他一起渡過難關,對於青少年來說就是最大的心理支援與慰藉」。 跟孩子做朋友 國內外很多調查研究都發現,當青少年碰到各種疑難雜症時,通常會先詢問或求助於同儕、朋友,這也是青少年最在乎的人際關係,因此他建議父母儘早調整轉換傳統的「威權管教」角色,先跟自己的孩子「做朋友」,嘗試以朋友的立場給予孩子心靈層面的關懷,瞭解孩子在青春期成長過程中的想法,以開放的心胸和孩子討論如何處理問題,當孩子犯錯時也不要一昧責罵,這樣才有助於雙方知己知彼、建立默契。 例如,當孩子抱怨「老師很欠扁、很討厭」時,家長要多費心去關懷、傾聽,瞭解孩子為什麼會討厭老師,老師做了什麼事讓孩子覺得不高興等,用一種諮商溝通的方式去瞭解孩子的想法,會比用限制、管束、打罵的方式好很多。 親子同心面對 化危機為轉機 在快速變遷的年代,青少年的問題、挫折也多,傳統的制約不再有效,魯中興提醒家長要認清大環境的變化,勇於尋求專業諮商等外援,「孩子出狀況,反映的是整個家庭的問題,家長要與孩子一起來共同面對,及早解決問題,危機就是轉機。」目前在彰化敦仁醫院負責臨床心理諮商工作的他,就藉由家長、孩子的共同參與,幫助過不少讓家長束手無策的青少年個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