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馨瑩的BLOG

關於部落格
  • 149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個十六、七歲的法國大男孩的志向

原來他從小就立志要做卡車司機,只要一說起有關卡車司機的種種,那眉飛色舞的開心與得意,便滿溢在他的眉宇之間。關於他的「志願」,他父母沒什麼太多的意見,唯一的條件是要多學另一個職業,萬一卡車司機這一行做不好,還有一條退路,於是不愛唸書的他,就選了木工的手藝。他已開始打工存錢,替自己將來上卡車司機駕訓班的學費籌備基金。當時我還開玩笑的說,小時候我要是有他的這種「沒出息」的夢想和志向,準會被我爸媽捉起來好好地「教訓」一番。 和夏主編一樣,從小「大人們」對我也只有一個要求:「把書讀好,先考上第一志願再說。」雖然我從未考上第一志願,但也還算順利地一路走了下來。對自己的未來,我一直沒能有太多的意見,而我也習慣了「大人們」替我安排的路。反正就算我有再多的意見,也沒什麼用處,總之除了讀書以外的一切,都等考上大學再說。上了大學後我就像脫了韁的野馬,努力地「玩了四年」。畢業後和大家一樣找工作,過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從來沒有人問我:「你想要的是什麼?你喜歡的是什麼?」因為「大人們」只告訴我:「你應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我只要照做,就不會出岔錯。然而出國唸書後,經過了一連串的文化衝擊,才讓我稍微「清醒」了起來。除了大男孩的「卡車司機夢」之外,碩士班的老師在我期末考的考卷上,留下的那段話,也深深地震撼著我。他寫道:「我要的是你自己對問題的見解與辯證,而非書上的理論。若要背書,我背得比你還多還好。」這對一路「照本宣科」,從小認定「課本裡寫的就是標準答案」的我來說,簡直是一個不小的打擊。碩士論文答辯的那天,對我提出問題與攻擊我論文裡的漏洞最多的,竟是我的指導教授。在我的邏輯裡,我的論文是她指導的,許多的假設與驗證也是她教的,她應該是幫我辯護的人才對,怎麼竟扯我後腿。但是分數一出來,第一個開心地向我道賀,和獎勵我表現的很好的人也是她。經過這種種的「刺激」後,我才明白,原來我應該要做自己的「主人」,要有自己的「主張」,應該要了解自己的性向與興趣,要學會去綜合自己的所學所聞,替自己的想法辯解。我舉這些例子並非在說法國人的好,套句彭副主編在她部落格裡的的話:「從沒有的地方出發尋找自己...。」「只有謙遜地看見自己內在的沒有...我們才有機會把沒有變成有。」 看大家熱哄哄地討論著教改,我想身為人父人母的我們,在給孩子們扣上「書讀不好就沒前途」,「英文不行就沒有未來」,「要有國際競爭力」之類大帽子之前,是不是該給孩子們一個「簡單而自由」的空間,讓他們有時間去探索自己,了解自己。讓他們在沒有分數與世俗的標準下,適情適性愉快地發展與成長。因為不是每個人都要成為了不起的大人物或大富翁,才會有快樂的人生。是不?讀書是什麼年紀都可以做的事,也不是人生唯一要學的課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