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馨瑩的BLOG

關於部落格
  • 1482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就業力

讀書容易就業難 從韓國、日本、美國、歐洲到台灣,打從高等教育的窄門全面大開後,就業市場的競爭壓力就節節上攀;再加上工作外移的全球化同步衝擊,這群在求學戰場上習慣打順風旗的知識菁英,如夢初醒,驚覺自己好像快要成為「高學歷流浪漢」。 從知名大學法律系一路念到法律研究所,三十歲的陳子杰(化名)考上律師特考,滿心以為穩操贏者圈的入場券,萬萬沒想到兩年來,除了以月薪一萬多元在某家事務所實習半年後,就再也沒有領過「固定」薪水,如今依舊是一個四處尋找打零工機會的「流浪包商」。面對未來,他無奈又無奈:「讀書容易就業難」。 除了前些時台灣已廣泛引人注目的「流浪教師」外,高學歷「流浪上班族」的現象,已然變成全球政府的燙手難題。 今年有三十三萬名南韓大學畢業生找不到頭路,創歷史新高,南韓政府苦無對策。哲學系出身的青輔會主委鄭麗君也憂心地注意到,台灣失業率在二○○○年首度超過五%後,目前雖然降到三.八%,但是大專畢業生的失業率卻持續上升,薪資成長也嘎然而止。 青輔會在今年首度進行大規模的「大專畢業生就業力調查」,結果顯示,大專畢業生找到第一份工作所需時間平均約一.七六個月;四分之一的大專畢業生「學用不相符」;另有三成以上的企業人對於大專畢業生的工作表現不甚滿意。 「高學歷低就業力,是非常值得關注的警訊,」身為內閣最年輕的政務官,鄭麗君對此深有所感。 除了高等教育普及,時代風向丕變,對於徒有知識「一技之長」卻缺乏其他技能的高學歷菁英來說,就業市場不啻是一個冷酷異境。 知識工作者不再稱霸 美國著名趨勢觀察家平克(Daniel Pink)在新書《未來在等待的人才》(A Whole New Mind)中預測,由分析、邏輯與知識建構而成的「資訊時代」,慢慢從世界舞台退場。緊跟著粉墨登場的是以創意、整合、設計與同理心取勝的「理念時代」(Conceptual Age)。 在理念時代,知識不再具有力量,理念與創意超越知識,驅動著下一輪的繁華榮景。在職場稱霸了數十年的知識工作者,走下神壇,創意家、設計家與跨界者將取而代之。 缺乏藝術涵養與整合能力的白領知識菁英,漸受第三世界的低薪白領階級威脅。以美國為例,二○一○年以前,四分之一的資訊產業職缺會外移至印度、中國或俄羅斯等新興市場。 眼看著創意風壓倒了知識風,高等教育傳統思維仍未見調整。 新人才能力指標:就業力 九○年代參與學運、跟著台灣一路從民主化轉進全球化的鄭麗君不諱言,目前的高等教育跟產業的需求落差極大。當象牙塔內還在錙銖計較,大學究竟是就業訓練場還是學術殿堂時,就業力已凌駕知識力,成為各國人才的新能力指標。 自一九九○年以來,就業力躍為全球重視的議題,歐美高等教育改革的主要驅動力,即鎖定在提升大學生就業力。一九九九年,歐洲二十九國教育部長共同簽署波隆那宣言,確認「提升公民就業力」是歐洲高教體系改革的首要目標之一。聯合國也主張,國家的學校教育應該能夠與職場工作順利接軌。 根據定義,就業力(employability)是「能獲得初次就業、保持就業,以及在必要時獲得新就業的能力」。澳洲教育部想得更遠,認為就業力還包括在組織裡發揮個人潛力、並成功為組織策略方向做出貢獻的能力。 研究就業力議題超過十年的英國學者哈維(Lee Harvey)分析,新時代核心就業力包括有利於就業的態度與個人特質、自我行銷與職涯管理能力,及具有學習的積極意願並能反思所學。這點特別重要,聯強總裁杜書伍就認為學習能力是一切能力的基礎。 知識力左右職涯的影響漸漸式微,注重其他整合技能的新就業力漸受青睞。企業內員工的訓練課程,不再只是提升「財務知識」或「管理技巧」的專業能力,而是找藝術家、演員、小丑、遊戲專家常駐公司,啟發員工的右向能力。高階企業主管進修的管道,若不是打禪、靈修,就是學畫、參加好萊塢大編劇的編劇研習營,或上故事坊學編故事。 政大EMBA開戲劇課教學生演戲;三軍總醫院引進愛笑俱樂部,結合大笑與印度歡笑瑜伽,協助病人放鬆、增進健康,並促進人際關係。這種種轉變,都是在為人力需求的全新時代做準備。 跨界通才最搶手 綜觀全球大勢,這個時代最搶手的,是遊走於不同領域的跨界通才。經建會就曾根據時代變遷,提出五種大專畢業生應當提升的就業能力,包括跨領域能力、獨立思考及創新能力、國際溝通能力、吸收新知與技術能力,以及具有人文關懷素養。 「創意時代就是要不斷的越界,」會導戲劇、歌劇、電影,還精通密宗佛法、音樂與廚藝的台灣劇場大師賴聲川體悟,創意與跨界是這個新時代的「基本要求」。他上學期在美國史丹佛大學教的「創意學」,就深受企業人士的歡迎。 十三年前以經濟學理論與數量方法解釋經濟發展和制度變遷,獲得諾貝爾經濟獎殊榮的福格爾(Robert W. Fogel),就是創意時代的多能典範。八十歲的他既寫小說、寫詩,又會雕塑、科學,還鑽研政教歷史,遊刃各個領域,讓他得以觸類旁通,成為一個多元且多能的經濟學家。 多學、多玩、多整合 在政大EMBA開設創造力理論課程的吳靜吉也歸納,將看似無關的事物重新組合的整合能力,在創新至上的就業力時代,具有決定性的影響。 專業是心理學,卻能教管理與表演藝術,還會寫劇本,橫跨多領域的吳靜吉指出,想要為創意時代所用,就必須「興趣廣泛、善於自我反思、好奇、適度冒險、有毅力,且樂在其中。」 且放下你的知識「障」,多學、多玩、多整合,突圍高學歷難民潮魔咒,創意走進這個新就業時代。 主宰創意時代的六大就業力 即使是天縱英明,通用汽車靈魂人物、管理大師史隆也絕對想不到,在辭世後四十年,通用汽車北美分公司董事長會說,通用屬於藝術產業,他們的產品是「藝術、娛樂和行動雕塑,只是湊巧是交通工具。」 通用汽車化身藝術創意的案例,已經成為通例。BMW董事長聲稱他們不做汽車,做的是「展現車主對品質要求的移動藝術品。」 倫敦商學院和英國自來水公司破天荒設置常駐藝術家職位;消費性商品大廠聯合利華定期聘請畫家、詩人和漫畫家來啟發員工創意。耶魯大學醫學院規定,學生必須到學校的藝術中心培養觀察能力,因為懂畫的學生也善於辨認病情的微妙細節。 著名趨勢專家平克(Daniel H. Pink)在新書《未來在等待的人才》(A Whole New Mind)中預告,所有的產業,終將成為藝術創意產業。美術碩士學位(MFA)業已取代企管碩士(MBA),成為企業最炙手可熱的文憑。企業主管徵才的管道,不再侷限於名校的MBA。羅德島設計學院、芝加哥藝術學院等知名藝術專業學校已有後來居上的架式。 窮困潦倒的形容詞將和藝術家、創意家分道揚鑣。 在美國,十年內,平面設計人員成長十倍;二十年內,設有MFA學位的大學,從二十二所暴增為兩百四十所;三十年來,以寫作為業者增加三成,作曲家和演奏家則多了五成。 狐狸輸給刺蝟 美國目前有三千八百萬名創意階層,佔總工作人口的三○%;英國則估計,在未來十五年內,創意產業的年產值將達六兆多美元,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動力之一。曾經是美國前任副總統高爾文膽的平克,從當前流行的大腦功能理論分析,人的左腦專司邏輯、順序和分析,右腦負責綜合、表情、背景和全局。「左腦就像狐狸,知道很多細節;右腦就像刺蝟,清楚一個重點,」平克比喻,快樂成功的人生,必須同時仰賴左右腦。在資訊時代,左向思考佔盡優勢;在創意時代,右向思考主宰成敗。 平克深入剖析,是「三A」大趨勢促成了右向的創意時代來臨:富裕(Abundance)、亞洲(Asia)和自動化(Automation)。 富裕:在美國,三分之二的民眾擁有自己的房子;象徵富足、專門提供消費者儲放物品空間服務的家戶倉儲,每年營業額高達一百七十億美元,比美國電影工業的產值還要高。左向思考開創了史上物質最豐足的時代,促使人對於美感的需求大增。 中產階級癡迷設計,單是功能齊全的產品已無法滿足顧客需求,顧客要的是美觀、獨特、有意義的產品。連垃圾桶、馬桶刷這類完全以功能導向的產品,現在都必須找國際名家設計加持。普林斯頓大學建築系教授、設計大師葛雷夫斯(Michael Graves)就為標靶百貨(Target)設計了一隻有型有款的暢銷馬桶刷。 亞洲:全球化浪潮下,白領工作外流亞洲,二○一五年以前,美國至少有三百三十萬個白領工作和總額一千三百六十億美元的薪資,流向印度、中國和俄羅斯,歐洲則會流失一百二十萬個職位。管理學教父杜拉克筆下的知識工作者,再也無法單靠知識獲取就業力,必須轉而具備海外勞工無法以低薪達成的右向能力,例如美感、整合與想像力。 自動化衝擊白領階級 自動化:電腦打敗了西方不敗棋王,自動化潮流衝擊白領階級,就算是印度的醫師、會計師沒有搶走你的飯碗,線上醫療諮詢或財稅軟體遲早也會取代你。美國甚至出現標榜只要兩百四十九元,就可以把離婚官司辦到好的線上法律服務,消費者不必花大錢找律師。面對來勢洶洶的自動化威脅,專業人士必須努力開發電腦無法做得更好、更快、更便宜的能力。 在這個由三A趨勢所帶動的創意時代,個人與組織都必須重新檢討固有能力,問自己三個問題:海外勞工是不是比我更便宜?電腦是不是比我更快?我的工作在富裕時代是不是還有需求? 創意決勝時代的六大能力 如果前兩個答案為是,後一個答案為否,那麼培養以下六大能力,將有助於你翻身成為創意決勝負時代的弄潮兒:設計、故事、整合、同理心、玩樂與意義。 一、設計分高下 設計是創造解決方案的活動,在這個時代,平克主張每個人都應該是設計師。在當今的商業世界,品質和價格只是入門要求,獨特性、美感和意義才是分高下的關鍵。新力公司擁有四百名設計師並不稀奇,現在連教會和政府都開始雇用設計師,將美感帶入傳統與美學無關的組織。 即使是和設計沾不上邊的法律專業,也開始出現法學與設計的另類聯姻。一些設計公司訓練法律系畢業生,專門為律師事務所準備例證、影片和解釋圖示,試圖用精美設計說服陪審團。 二、故事賺大錢 編織動人故事的高理念和高感受能力,左右了企業界、醫界和個人生活。企業慢慢發現,故事可以賺大錢,經濟學家麥克勞斯基(Deirdre McCloskey)統計,包括廣告業、諮詢業和顧問業的勸說產業,佔了美國國內生產毛額的四分之一,其中有一半是靠說故事貢獻。 好萊塢編劇家開的編劇課程,企業主管絡繹於途;3M為高級主管安排說故事的課程訓練;美國航太總署在知識管理流程裡運用說故事技巧。在英國,大企業聘請莎士比亞劇場導演擔任顧問,教他們如何把故事融入日常作業。 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也把故事納入醫學教育中。醫學院二年級學生必須修敘事醫療課程,學習傾聽病患的故事,以及如何更敏銳地閱讀這些故事。有些醫院要求醫師為同一個病人準備兩張病歷,一張記載的是傳統的檢驗數值和醫學術語與治療;另外一張平行病歷,則是醫師記錄病患的故事以及自己的情緒反應。 三、整合 讓電腦無法取代人腦 整合指的是化零為整的綜合能力,從看似無關的領域之間,找出彼此的關連,這也是電腦無法取代人腦的關鍵能力。商業世界一日數變,整合能力尤其重要,因此,企業在徵才時,特別重視應徵者的整合能力。為了提升自己的整合能力,法學院畢業的平克特別去拜師學畫,繪畫班同學則來自律師、藥師、企業界等,原因無他,因為繪畫正是一種綜觀全局的藝術。 在這個時代,最搶手的人才,莫過於具有整合能力、遊走於不同領域的跨界通才。哲學教授兼鋼琴家開設管理顧問公司,牧師身兼小兒科醫師,數學家又兼時裝設計師;在創意時代,如此這般的創意組合在職場中屢見不鮮。 整合能力也是一種綜觀全局、觀察趨勢的能力。西雅圖出現了一種全方位的律師,提供從遺囑、信託到家庭事物的整合服務,從客戶一生需求角度做法律建言。 四、同理心 深入客戶需求 美國知名電視節目主持人歐普拉深有體會,領導力就是同理心,有領導力的人可以揣想他人感受、激起共鳴,帶給人快樂,並賦予他人生命意義。在最先進的醫學教育上,同理心的份量舉足輕重。近二十年來,問診醫學地位日趨重要,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院要求學生住院「演」病患、模擬生病,就是希望培養他們的同理心。 費城一家醫學院還增設一個醫生績效評估的指標--同理指數。在美國,負責醫學院評鑑的機構,也已經把實習生溝通和關懷能力,列入評分考量。美國醫學院甚至聘請舞台演員到校開課,教學生「同理心技巧」,學習如何辨認、運用臉部表情、語調和身體語言,協助理解病患問題,以及表達關懷。 曾經催生蘋果電腦第一隻滑鼠及掌上個人數位助理的知名設計公司IDEO不諱言,他們之所以能設計出讓人喜愛的產品,是因為公司經常進行同理心練習活動,讓他們對人能深入理解和關懷。 五、玩樂 玩得愈high,競爭力愈高 印度孟買的名醫卡塔里亞發現,經常大笑的病患,復原速度比較快。他相信大笑是一種良性的傳染病,可以影響個人、社區,乃至整個國家。為了推廣笑,卡塔里亞縮減診所業務,轉型為傳播笑容的「傷寒瑪莉」,目標是引發全球性大笑風潮,以改善健康、提升業績,甚至創造世界和平。 全球已成立兩千五百個大笑俱樂部響應卡塔里亞的大笑運動,接納速度最快的地方,正是職場辦公室,葛蘭素藥廠和富豪汽車都在公司創辦了類似的大笑俱樂部。管理界也慢慢體會到,幽默是衡量管理才能、情緒智商和右腦思考的指標。超過五十家歐洲公司,如諾基亞、戴姆勒克萊斯勒和阿爾卡特等知名企業,都雇用認真玩樂顧問到公司,用樂高積木訓練主管如何遊戲。英國航空公司還聘請專職企業小丑,在公司內部製造玩樂氣氛。 為了招募更多青年加入行伍,美國軍方精心設計出一套「美軍部隊」電玩遊戲,讓民眾模擬軍中的真實狀況。靠著這套虛擬實境的電玩,美軍正式跨入了遊戲產業。 遊戲在創意時代的經濟活動具有樞紐地位。卡內基美隆大學的美術學院和電腦科學院特別攜手合作,推出強調「左右腦並用的」娛樂科技碩士學位(MFT),課程內容涵蓋程式設計、商業科目和即興表演,學術價值等同於MFA和MBA。 六、追尋意義 下一波商業潮流 從物質需求轉到意義需求的時代已經來臨,誠如哥倫比亞大學人文學院教授戴爾班科(Andrew Delbanco)觀察,當代文化最顯著的特徵,是對玄奧事物的高度飢渴。在這個渴望意義的年代,性靈的不平等,比物質的不平等更嚴重。美國有五十所醫學院在課程裡加入了性靈教育,企圖將性靈融入生理的醫療過程。日本文部省也推行「心靈教育」,鼓勵學生思考生命的意義和目標。 在一份「美國企業性靈調查」研究報告中顯示,七成以上的上班族,希望自己的工作能更有意義。將性靈引入工作環境,不但不會降低營運績效,反而還有加分效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